在新发展阶段的背景下思考平台用工制度

互联网平台的发展,特别是它的用工制度,必须放在新发展阶段背景下来理解(www.fdfx.net)。

新京报讯(记者王春蕊)随着互联网平台的迅速发展,一些潜藏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近来,互联网平台用工问题引发广泛关注。在此背景下,新京智库举办了“互联网企业用工大趋势”线上研讨会,针对互联网企业灵活用工机制存在的问题展开深度讨论。

互联网平台用工与传统用工无本质差别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王超表示,当前互联网用工出现的问题,是社会在转型过程中出现的初期现象,并开始导致我们生活方式改变。但目前社会并未为此做好准备。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鲁全认为,虽然从技术沿革的角度来说,互联网技术可能带来所谓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但从劳动用工角度来说,还需要仔细研究是否和传统的用工方式有所差别。目前来看,生产过程本质上仍然是一个要素之间组合的过程。

互联网提供了一种所谓新的要素,就是平台或者信息。它看上去是一种新的生产要素进入到了生产过程中,但其背后到底是技术创新还是资本,还需要深入研究。现在的问题是,这些表现形式上的改变对劳动者的劳动保护和社会保障权益产生了直接的影响,从而倒逼问题的解决。

首都经贸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范围表示,即使是在所谓的数字经济时代,劳动法或劳动关系的管制政策仍然适用。劳动法和劳动关系的管制是工业社会早期自由资本主义时代采取自由放纵的规制手段导致社会治理失败的结果。

在工业革命早期,工业规模因扩张需要大量劳动力,超低龄的童工、超长时间工作,劳动者受教育时间变短、收入分配不均衡等问题逐渐暴露。目前来看,互联网用工存在类似问题,一些低端劳动力、高体力强度劳动者被排除在劳动法保护之外,没有社会安全网,缺乏足够的职业培训,没有职业提升的可能。

平台经济与现有规制体系存在张力是正常现象

北京市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所改革部部长、副研究员冯丹指出,平台经济作为新生事物,与既有的规制体系,存在张力是正常现象。但是,互联网平台的发展,特别是它的用工制度,必须放在新发展阶段背景下来理解。

冯丹认为,平台企业用工制度要放到新发展阶段的背景下进行理解,并且要从全面小康思维转到现代化思维进行思考。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研究员孙文凯表示,互联网平台提供的就业岗位,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专业化分工的结果,但也带来了一些明显问题。首先是过度劳动。由于新技术因素,像外卖、快递等服务需求随时都可以产生,从业者随时都可以接单,随时都可以工作。这就容易导致过度劳动。

其次是工作简单化、趣味性下降,很多人只是把这些工作当作临时、过渡性工作。再者,收入极化,平台企业在劳资方面更有话语权,因此产生就业极化或收入极化问题。最后就是人力资源的浪费。现在有些本科生、研究生都在做送外卖、快递的工作,这是资源的一种损失。

从城镇化思路解决平台从业者保障不足问题

鲁全指出,互联网用工问题,一方面主要表现在基于劳资关系层面的劳动保护不足。比如,很多快递员、外卖骑手为提高运送速度,可能会违反交通规则,可能因此受到人身伤害。

另一方面就是灵活就业群体社会保险参与不足,背后是新生产要素组合过程中间,对于传统劳动关系的认定或者社会保险运行机制本身的问题。

为此,鲁全建议可以按照去劳动关系化思路,为这些劳动者参加现有的社会保险制度找到学理基础。社会保险强调“社会”两字,因此只要劳动者参与社会劳动过程,其他参与社会劳动过程的主体,无论其以什么样的形态出现,都应当通过缴费为劳动者分担风险。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何晓斌则指出,互联网用工社会保障不足的问题,与我国城乡二元结构有关。很多平台就业者不愿意在城市里参加社保,因为这会降低他们的收入,所以大部分人还是想回到农村参保。要妥善解决这一难题,必须要跟中国国情结合起来,按照城镇化思路,让这些群体有机会转成市民,享受市民待遇。

编辑:柯锐 校对:杨许丽

主营产品:热量表,温控,水表